當前位置:首頁 > 國內 > 京劇不等于CCTV11
京劇不等于CCTV11
admin2013-8-10 11:08:21京劇瀏覽2432次

    小時候最早對“京劇”這個詞有概念,居然是因為一首流行歌曲《說唱臉譜》。當時根本分不清什么是評劇什么是京劇什么是二人轉,印象里都是在舞臺上唱著我聽不懂的調調。眼下,連我那每天只有一趟公共汽車的老家也安裝了有線電視,京劇跟隨著CCTV11走進千家萬戶。可惜的是,年輕一代的我們恨不得想把這一個頻道刪除掉,每每撥過,都像遇到帶菌者一樣,能多快就多快地跳過。一次偶然的機會,陪友人走進了京劇的演出現場,真正第一次在現場觀看京劇。聽介紹是四老生聯演,一直看到下午武戲全部演完,走出劇院看著外邊瓢潑大雨自己說了一句“京劇真牛B啊”。也許對于我這樣一個俗人也只能用這樣通俗的話來表達我對這項藝術由衷的尊敬。我想說的是,或許CCTV11太過“單薄”了,它根本無法表現京劇的現場感染力。每一個演員的傾情投入,華麗的服飾,足可與李小龍媲美的功架,都讓我想到“國粹”,這個詞對她來說當之無愧。

一整套行頭下來
50萬也是可能的
與一位做京劇戲服的老板閑聊,“京劇這套衣服下來還不得好幾千啊?”老板樂了,“你是真一點也不懂啊,京劇能叫國粹,大到中央領導,外到歐洲各國,都對我們的京劇推崇備至,外觀的服飾能是那么簡單嗎。”
他介紹道,外行人通常說的服飾叫行頭,包括服、化、道、盔,這樣才形成京劇演員外形的扮相,具體的劃分對于我們這些外行人來說簡直就是天書。單拿長袍來說,就包括蟒、帔、褶子、開氅、箭衣,以至斗篷、長背心、旗袍等等,另有短衣、盔帽、鎧甲、靴鞋等。
單拿服裝的刺繡來說,要求是手工蘇繡內外刺繡,內外圖案不同,普通的女靠全下來價格也要在三萬元人民幣以上,好一點的就要五萬以上,而京劇頭飾上的“點翠”更是不得了,如果是名角使用真正的翠鳥羽毛來制作的話,一件就要30萬左右,一整套行頭下來,超過50萬也是可能的。老板笑道,你們總買國際名牌的,不就喜歡貴的衣服嗎,拿出一套來比比價格看。
不過老板也表示,真正的老演員對戲服價格要求不高,他們在乎的是搭配,有句行話叫“寧穿破,不穿錯”,可見他們對戲服搭配的嚴謹作風了。

不學三年
梳頭的資格都沒有
梳頭能有多復雜,還要學習?京劇的梳頭可不是你在家里梳大辮,編小辮。京劇里女角叫梳大頭,男角叫勒頭,女角梳完頭還要貼片,然后才能穿戴。我也曾經問過一個做京劇化妝的,學習京劇的頭面化妝需要多久,“說不好,”他想了很久給我這樣一個回答,“大學專業課學習三年四年出來,勉強能做個學徒,如果想給舞臺上的演員梳頭,那到了劇院還得重頭再學。”
貼片據說仍舊保留榆樹皮刨花煮出來的膠水,一層一層涂抹上去,然后貼在演員的臉頰等位置,即使有化妝基礎的人,想把演員整個頭面弄完,至少也得學上一年半載。
在京劇演出的后臺,我也見識了他們說的這件需要學三年的功夫,流程我們也就看個熱鬧,不過光看男演員勒頭、吊眉,就知道絕不是我們能承受的。演員告訴我,開始沒接受過訓練的人,一旦勒頭后,會感覺到有些眩暈,上臺后加上運動起來,聚光燈照射,絕對會昏倒在地。
而勾臉就更復雜了,沈陽京劇院的李老師在這行業已經幾十年了,他告訴我,京劇的學習,沒有止境,8年打科,就是說基礎學習就是8年啊,坐科8年后到劇院,再重頭學起,各個家的風格都不一樣,所以你還是個學生,勾臉沒有上來就自己勾,開始都是老師給勾,慢慢學,后來才能自己勾臉。
舞臺上的每一分精彩表演,也都是演員用自我職業操守來維系,而對于京劇演員來說,為京劇的每一份付出,遠遠超出了職業操守所要求的內涵。

角兒是那個
付出百分之二百努力的人
“英雄節”,也有稱呼叫“英雄扦”的。說這兩個詞可能不熟悉,不過《大武生》大家一定看過,無論是元彪、吳尊還是韓庚扮演的角色,登臺之前,一定會在眉間由下向上圖一道紅印,這被稱為“英雄節”,這是在舞臺表演上表現英雄氣節的重要標志。
大武生中有一個橋段,劉謙扮演的局長贊美吳尊倒茶的動作,武生的功架是不摻假的,正所謂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就是對京劇演員最真實的寫照,每天重復重復再重復的練功,彩排,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的苛求才練就我們看到的功架。
北京京劇院的一位唱花臉王老師告訴我,練功沒有半路出家,最小的從3歲就開始訓練,什么是角兒,什么是龍套,角兒是那個付出百分之二百努力的人,即使在平時,這些群眾口中的角兒,眼神的堅毅,聚神也是一眼就能看出來,而唱念做打中的做、打更是多年訓練的結果。

現場看一次京劇
叫兩聲好,痛快淋漓

坐在沈陽京劇院的排練現場,舞臺上正彩排的應該是《海瑞拉纖》,常東老師扮演海瑞,想起一位京劇圈朋友的一句話:想懂京劇,先懂歷史。我們可能只知道千島湖,可又多少人知道海瑞拉纖。傳統文化的缺失讓我們離京劇,離我們的國粹越來越遠。百度了一下國粹,竟然沒有一個官方的統一說辭,文化缺失可見一斑。京劇能走過來,除了本身藝術魅力外,一群視京劇如生命的藝術家為其奮斗終身維系了京劇的根。我們生活里有“六沖”,有大排檔,有歐洲杯,有戶外游,他們只有京劇,也正是因這些堅定不移的信念,造就了我們的京劇依然是中國最高藝術形式。
京劇不同其他表現形式,N機了可以重來,唱不好還可以假唱。舞臺藝術表演,沒有重來的機會,更不會給你假唱的形式,一招一式,一板一眼都要真材實料,錯一回可能就再也沒有登臺的機會,一出戲我們看到行云流水的演出,是幾十遍甚至上百遍的排練的結果。
在與京劇院的李老師攀談中,對京劇的推廣和普及,他認為提高文化素質,對中國歷史文化的繼承是推廣京劇大眾的根本途徑。
每一個國家都有自己高端藝術形式不被大眾所接受,日本的能樂,歐美的歌劇,以及我們中國的京劇,而我們的京劇在歐洲以及美洲,受歡迎的程度遠超國內。問問周邊的朋友,看過京劇的寥寥無幾,沒看過,沒了解,定會成為我們文化傳承的遺憾,走進劇院,現場看一次京劇,叫兩聲好,感受其魅力所在,絕對比在某人演唱會上痛哭流涕來得痛快。

深圳风采选